国际网址导航系统,最好用的网址导航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06-29

浏览量:222

  “人生逻辑大于商业逻辑,人嘛,总要活的灵性一点,人不能缺钱,但也不能最终奋斗成个钱串子。”

  采访杨浩是件挺有意思的事,他总是不断迸发出一些华彩智语,虽无高大上让人崇拜,却会让你不时捧腹大笑中,细细品味。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  Ani生物科技工厂负责人 杨浩先生

  杨浩出生在昆明,山清水秀的环境让人充满了灵气。在澳洲最早因为代理“奔富Penfolds”葡萄酒,上过澳洲大名鼎鼎的《The Age》主流报纸头版。后来又折腾红酒饮料灌装厂,最近几年则在生物制药、护肤品和TGA药厂建设领域匍匐前行。其中还少不了帆船、潜水、旅行,遍布世界各个小岛旅游的行踪……

  别人在澳洲办移民,都形容为“蹲移民监”,而他满世界玩,还不耽误赚钱。那么我们就不妨把他在澳洲移民的日子分成生活和事业两部分吧。

  他说:“人生横轴上,这些年基本没对不起时光,但也没做什么人生值得的事,时光匆匆,一不留神,就已过中场;人生纵轴上,好在给自己续命,还有时间,为时不晚。赚钱不难,但是挺费时间的。

  我们来听听他对移民生活的见解吧。

  关于生活

  让自己活得有趣,勇于接受不确定性

  “我的人生和水有关,这辈子我都会选择临水而居。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  幼时,外公经常凌晨叫醒我,用自行车托着去滇池边沟壑交错的小河里钓鱼,至今仿佛还能感受到当时清晨河面的薄雾、水草荡漾、空气中弥漫着的湖腥味,以至于以后的日子我一直对凌晨早起充满特殊的期待和兴奋感,所以现在我经常带女儿去世界各地旅行,重复着当年凌晨早起后的故事,试图展示给她一个真实的自然景观和人文世界,每次旅行能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里埋下饱含差异性的种子,期望在她未来的某个时段开花结果。”

  “2000年第一次来澳洲旅游,正值Australia Day,,墨尔本Yarra河畔的夜晚,群星璀璨、漫天礼花,我当时不知道这其实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时刻;多年后回首,你会发现有些地方、有些事,注定要在之后的时光里与之发生碰撞——命运其实早已做好安排。”

  来到澳洲后几年,除了setup生意,最愉快的就是痛快淋漓地玩潜水和帆船、旅行,但是生意剥夺了我们大部分时间。

  “记得和朋友参加的三天两夜FOS巡航赛是每年最开心的时光,我们全裸着从船上跳到水里,夜里在船上喝酒到大醉,在40多度的高温被海岸警卫队救助过,在大风中看着100斤的桅杆断裂,在吉朗当着沙滩上几百号人的面把买菜的小艇开翻……;

  夏日里,我有时会住到Sandriham yacht club的船里,夜里波光粼粼,不知名的小动物会游到船附近,冒着泡泡还有喘气声——世界奇妙极了。

  上一次的三天两夜的航行,有个刚刚失恋的女孩应聘“会做饭的甲板水手”,3天后上岸告别时,她给我们微信留言,大意是:“和各位哥哥一起,和风浪做过斗争,从此以后再没过不去的槛”,所以你看,帆船和大海可以治愈我们,见过风浪,再没过不去的槛。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  杨浩先生与女儿合影

  作为移民,除了照顾老人、孩子、生意,肯定会焦虑,但这几年除妖打怪多了,慢慢神经也变大条麻木—也不会过于焦虑了,所有我担心的事情其实都没有发生;

  生活是自己选的,世界还是那个世界,活不活的好是自己的事,和别人无关;

  墨尔本云阳寺有块牌匾:'看破、放下、自在’,所以时常提醒自己留神,别进入鄙视圈,我的个人价值我说了算;

  生活如果失去灵性,赚钱就会成为标尺,家里的一砖一瓦根本代表不了什么:我希望我和我女儿真心明白这个道理;

  这几年旅行过一些地方,最喜欢欧洲和南太平洋岛国、托雷斯海峡,那些美丽的乡村海岸,美景美酒,人生值得;有时候回忆起来,都会觉得这几年的移民生活真是一段好时光;未来既充满不确定性,但有可能是星辰大海。

  关于生意

  越是初期门槛低,后期越难做

  初期门槛高,后期反而好做

  “关于生意,我一直持续创业中,很努力。

  移民前,从事智能化工程,讲究逻辑关系,非黑即白,没有灰色过渡;我13岁的女儿描述我就2个字:“直男”!来到澳洲后,人际关系简单,反而相对轻松。对于刚刚来澳洲建立生意的朋友,我的体会是:1、澳洲是个创新创业的好国家;2、这个世界最公平的地方在于,有些游戏必须有了门票才有机会玩;3、在成熟的市场,没有便宜会被你捡到,所以先做你能控制的事情

  我公司的年轻人多,我建议他们不要给人生设限,生意和人都要象水一样充满流动性,才能克服困难,用概率和杠杆做决策,用金字塔细分任务去解决看似复杂的问题;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  我们的Ani生物科技工厂有4个牌照和业务、三个车间分布于Braeside和Morrabbin:制药,护肤品,功能食品和专门建TGA/GMP药厂的EPC/CBU工程总包公司。算是成功地把所有生意经验串在了一起,靠着对GMP/PICS的理解,打通任督二脉;特别是2020-2021年,我们做为EPC总承包了3个TGA工厂建设,从建筑规划、设计、施工、测试到拿生产许可证,其中包括一个总投资3.9亿的维州最大的单体制药车间

  企业的活力,源自企业家的内心,必须时刻保持行动力和激情。高研发高创新,聚焦抗氧化抗衰老,我们有60多种流通产品和40种配方储备,积极创建产品的不确定性。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  Ani建设的洁净车间内部

  制药、护肤、功能食品都有一个共同点:active ingredients + 辅料,和做菜差不多;前者有药品级、食品级、护肤品级,功效有论文支持,用量有法规限制。我们有自己的研发调色板,已经日趋完善。

  每一个新原料的功能是从药→功能食品 →护肤品自上向下延伸的,当然,也必须符合各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日服用量,比如欧盟、FDA、CFDA。Ani抗衰老药物和护肤品现在做得很好:Ani NAD+胶囊,NMN片剂,NMN条包,NMN乳液精华,一款抗衰老明星原料,可以分级别做成药品、护肤品、功能食品。

  另外,产品创意可以来自于每一次的旅行,澳大利亚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海洋资源,比如在托雷斯海峡跟土著生活的经历,准备做世界领先的海参胶原蛋白肽;在所罗门群岛考察过矿泉水;在瓦努阿图用火山灰做面膜;用塔斯马尼亚的海藻提取物做serum;在高更去世之地—塔希提海域,用当地的一种酵母制作了ani marine的collagen serum…….;

  总之,健康产业会增长很快,大方向不会错就慢慢往前拱;抗衰老抗氧化是Ani制药厂的研发核心,我们的生意目标是延长人类生命的纵轴;做有意思的生意,有意义的研发,靠有意义本身产生的逻辑关系获利,这是我们生意的发展逻辑

  生活和生意充满创新,你才能永不回头、一往无前;

  墨尔本的城市格言刻在Flinders火车站旁的桥上:“Vire Acquirit Eundo”. 源自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拉丁诗句“ 随行聚力;我们今年将完成KPMG对我们的估值和上市指导,期望未来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,争取早日在纳斯达克敲钟。

  关于移民体会

  移民家庭就像一艘“忒休斯之船”

  随行聚力 勇往直前

  澳大利亚是个多元化国家,我的警察朋友告诉我 Dandenon区有73种语言,所以要欣赏各民族的差异化,移民最怕的就是:努力了大半天,只不过是换了个城市居住而已。

  '链接和涌现’这两玩意越多,不确定性就越多,解决办法也就越多,世界就会变得丰富多彩,人生横轴才会更长;异地而居会产生很多的链接。

  澳大利亚最神奇的地方是:不管你做什么,都能在那个领域发现好多牛人。这几年去过很多华埠,从夏威夷、旧金山、巴黎、托斯卡纳,到霍尼亚拉、新卡尔多尼亚、维拉港,我都能看到华人移民的开拓精神在我们心里依旧灼灼生辉,不断激励我们做好生意,过好生活。

  2020年是多事之秋、世事艰难,我失去了我的好友,他是我青少年记忆里最重要的一部分,所以我也告诫自己,每天要活的有意义;

蚂蚁一样工作,蝴蝶般生活

  Ani生物科技工厂

  对未来充满希望,对不确定性和差异化保有兴趣,才能最终和澳大利亚十指相扣,和未来相亲相爱。移民是一个长期艰巨的历程,移民家庭就像一艘“忒休斯之船”,开出港后会修修补补,等再回来已经不是本来面目。那么我们自己,我们的孩子,经过海外多元文化的影响和融入,慢慢也不再是我们自己了,过去已回不去,我们要勇于面对改变和未来。

  生活会一直向前,对过去还有牵挂,仍旧感恩,但不管你愿不愿意,最终还是会相忘于江湖;”

评论内容: